在李林和刘颖面前她是越来越像李林的小老婆了

分享到:
“行啦行啦,真是的,每次都这样,别以为我好糊弄奥,这次看你上了一天班累了一天就不怪你了。”刘颖嘴上说的但是心里可是甜蜜无比的,自己能有一个下这么大工夫哄自己的夫君那是多么幸福啊。
 
    “好好,娘子不生气了就好。”李林将刘颖搂在怀里说道。
 
    “该说正事了,今天中午问你的法子你想好了吗?”刘颖降头靠在李林的肩膀上问道,这可把一旁的看着眼睛里直冒火光。
 
    “这天下还有什么事能难倒你夫君的啊,放心我在就想好了。”李林捏着刘颖的小手笑道。
 
    转头看着玉儿,见玉儿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心想道‘这小丫头有发春了,年龄不到,心性道挺早熟的’
 
    “诶诶诶,玉儿、玉儿,想什么呢啊?”明明知道玉儿在想自己还是要问问玩。
 
    “啊,没事、没事公子,您吩咐”玉儿一听李林叫自己吓了一大跳,赶紧从自己的美好幻想中出来。
 
    “玉儿,你去叫赵先生,让他到前堂等我。”玉儿听后点了一下头就抓紧出去了。
 
    “夫君,你找赵先生干嘛啊?”刘颖好奇的问道。
 
    “嘿嘿,咱们办好这件事可不能没有赵先生啊,一会你就知道了。”说完就起身牵着刘颖的手往前堂走去。
 
    这时候在赵先生房里,钱先生正和赵先生下着起,虽然新的府里房间不多就连玉儿都是和别的丫环一间房,但是刘颖是非常尊敬二位先生的,也给他们一人安排了一个房间,是挨着的,赵先生一声都没有娶妻,估计是年轻的时候被伤过,钱先生的妻子也在前年因病去世了,所以两位老先生闲来无事就是凑在一块喝酒下棋。
 
    “老哥哥,你说现在咱们府上啊现在是越来越好喽。”钱先生比赵先生大三岁所以赵先生一直在私下里叫钱先生老哥哥。
 
    “是啊,自从咱们公子得了病到让咱们李府逢凶化吉了,现在公子有发明了肥皂你肯咱们这两个月的进项,比咱们过去半年的都多啊,看来今年咱们能过个好年喽,诶诶,该你了你快点。”钱先生本来就长着一双眯缝眼,这么一小干本就不知道他是眼睛还是闭眼睛了。
 
    “等会,我这不是想呢么,老哥哥,我可听玉儿那小丫头说那太守邴原大人先咱公子经商给他丢脸了,这不给咱公子找了一份带兵的差事,你说咱们公子哪能带兵啊。”赵先生说着下了一枚棋子,面部表情拜师很为李林担忧。
 
    “我也听说了,但是你看今天咱们的肥皂不还照常生产吗,咱们公子会有办法的,你看这么多困难都过来了,现在好不容易咱们李家安生了,这点事还过不去?”
 
    “我就是担心啊,咱们李府怎么说也是官宦之后,下海经商会不会……”
 
    赵先生还没说完钱先生就给他打断了“我说咱们府上是短你吃还是短你穿了,公子出了主意让咱们日子好过点还让你看不起啦!”
 
    “诶,老哥哥我可不是那意思啊,咱们俩在李府快二十年了你还不知道我,我就是怕啊……”赵先生见钱先生不乐意了立马解释,可他还没说完玉儿就闯了进来。
 
    “这孩子,冒冒失失的,有什么事啊?”赵先生问道。
 
    玉儿也觉得自己冒失了紧忙施了一礼,“赵先生公子叫你去前堂。”
 
    “公子说是什么试了吗?”
 
    玉儿摇摇头“没说。”
 
    “行我这就去。老哥哥等我啊,一会我回来咱哥俩接着下。”赵先生说完就和玉儿奔了前边。
 
    赵先生来到前堂,看见李林正在和刘颖调笑,二人一见赵先生来了动停下了手脚,李林脸皮堪比城墙、刘颖一个女孩子啊怎么能和李林想必,脸立马就红了,李林面不改色心不跳。
 
    “赵先生来啦,我和娘子刚才还在……嘶,诶呀!”原来刘颖在后面偷偷的掐了李林的软肉,弄得李林差点喊了出来。
 
    “那个,我和娘子刚才还在商量这事情就有你办我们是最放心的了”李林还是装作什么都没发生。
 
    赵先生和刘颖听了李林的话都在纳闷,刘颖更奇怪,刚才自己和夫君哪有谈什么赵先生的是啊,都是在、都是在……
 
    赵先生还是知事理的人还是客气的说“老奴在李府已有近二十年的光景啦,从老爷到公子您,只要公子吩咐了老奴只要能办到就一定会尽心去办的。”
 
    “赵先生您别这么紧张啊,其实也没什么事,您也知道,咱们府上最近两个月因为肥皂的买卖已经挺过了财政危机,但是咱要吧这肥皂的买卖做下去就不能再打着李府的名号,全来了城都知道我是太守大人邴原的侄子,我伯父对这种等级制度看着特别重要,所以我就不能再经营下去这肥皂生意,但是这么好的生意咱们不做那不是白白浪费一个赚大钱的机会了吗?所以我和夫人商量决定,肥皂生意以后就叫给赵先生您打理。”李林一口气说完这一大通就是为了忽悠这老赵。
 
    “公子这……?”赵先生还以为什么事,原来就这事,可是听了以后还是有一些犹豫。
 
    “难道赵先生不愿意为我分一下忧吗?”
 
    “公子误会了,老爷对我有大恩,我就是下辈子也难以还清,公子吩咐的事我理当全力去办,只是这肥皂一时事关重大,老奴怕办不好啊……”
 
    “这一点赵先生不必担心,我娘子会协助你的,其实我们也只是接一下赵先生的手而已,以后咱们的肥皂就有赵家商号贩卖了!”
 
    “啊!公子这可使不得啊,肥皂可是公子你发明的,怎么能用赵家商号啊。”赵先生听后大惊立即劝解李林。
 
    刘颖在旁边也是很惊讶,心里还有一些气,怎么每次有事夫君都不跟我商量就做了决定,上次肥皂就是,连玉儿都知道我还是最后才知道的,但是夫君毕竟是夫君,李林做了决定刘颖就要在背后无条件支持,见赵先生不愿意她也劝解道。
 
    “赵先生,您是李家的人,夫君将肥皂生意给了你打理,虽然使用的是赵家的名字但是也同样是李家的生意。您不必有太多疑虑。夫君只是想给邴原伯父一个台阶下而已,不然这辽东一代的士人和大族该怎么看邴原伯父和咱们李家啊,经商毕竟是让官宦鄙视的,所以夫君就是想借赵家商号的这个幌子而已,您心中不必有太大压力,夫君也说了,我会尽力配合您的。”
 
    真别说,刘颖的话就是比李林的话有说服力,李林打心眼里佩服,这忽悠人啊还是女的比男的强。
 
    赵先生想了一会一咬牙道“好,老奴同意了,为了公子、为了咱李府我也将我这把老骨头拼上一回,公子我全听你的安排了!。”
 
    “好嘞!李林在这里多谢赵先生了。”说罢李林就对着赵先生深施一礼,刘颖也跟着拜了下去。
 
    赵先生受宠若惊“呦!公子你这是干什么啊,老奴身为李府的人为公子办这点事还算得了什么?”
 
    李林起身笑了笑“这算什么啊,赵先生应该受林一拜,既然赵先生答应了,那明天咱们就开工了。”李林回头看看刘颖,刘颖抿着嘴狠狠的点了点头。
 
    李林顺怀里掏出了自己苦思已久的计划书,开始描述他的计划“明日娘子去城外,城外有一座小山,山上遍地都是咱们生产所需要的花,山下还有几所房子,娘子你就去将这座宅子和山头给我拿下,以后咱们的工厂就这在哪里,山上一面之咱们的作坊,一面是咱们种的花,每年都要给花播种,山下养着猪,咱们左前肥皂剩下的花渣子可以做肥料,住的粪便可以当花肥,猪的肥油就是咱们的原材料,这样正好可以循环利用,咱们呀不用再发愁原料了。”
 
    刘颖一听李林这么天才的计划当场就笑出声了,对着李林说“嗯,夫君我一定完成任务。”
 
    李林有看了看赵先生,对他说“赵先生,你除了要雇长工外还要尽快在乐浪城内的繁华地段找一个门市房作为怎么以后出售肥皂的专卖店,以后咱们出售肥皂就有专门的地方,就不用别人再到府上来定,咱们是级生产销售一条龙服务,由于公孙老儿的原因咱们暂时还不能有运输这项业务,等以后咱们家实力强了还可有有运输这样业务,让那些买家不有东奔西跑咱们世界送货上门。”
 
 第十五章 正式下海
 
    李林这一伟大计划看的刘颖和赵先生是两眼冒光,如果这个计划真的成真李家别说在乐浪就是在真个幽州都会是数一数二的人家。
 
    刘颖掩不住激动地心情,对着李林说“夫君,你这是天下最厉害的夫君……”如果不是赵先生在这里估计刘颖都会想平常李林那样捧着李林的脸亲上几口。
 
    赵先生也是激动地快要哭了出来,自己心里叹道‘老爷啊,你说我可his看着公子长大的,谁知道公子竟然有这等天赋,看来咱李家有望喽!’
 
    李林拍了拍刘颖道“行啦!咱们赵家商号今天算是真是成立了,赵先生你就是老板,明天你就去商曹那注册一下,免得再有人说咱们偷税漏税,您和娘子近一段时间就受点累,府上的人您随便支使,只要能把咱的计划办成功把咱的房子拆喽都没关系。”
 
    刘颖一听还开玩笑的说“拆房子?这可不行了,你忘了这可好似伯父借给咱们住的。”
 
    李林和赵先生一听都笑了出来,李林还狠狠的捏了捏刘颖的鼻头。
 
    第二天因为有太史慈在军营里盯着,所以李林决定翘班,训练科目也和昨天一样,新兵入伍都要先练好体力和耐力。
 
    所以李家兵分三路,李林和刘颖去城外选厂子,赵先生去找店面,钱先生再加看着下人做好这批货。
 
    李林和刘颖带着玉儿出了城,一路上走走停停,李林无语的看着两个人。
 
    “你说你们俩指出来把正事的还是出来游玩的啊,这一路看吧你俩给乐的。”李林对着还在吃着酸梅的刘颖、玉儿说道。
 
    “夫君,你不知道,从前你从来没有带过我出门,自从你病后咱家又是出了这么多事,我还从来没有想着样无忧无虑的出来逛逛那”刘颖挽着李林的胳膊,喜滋滋的说道。
 
    玉儿也不示弱,,也知道李林宠她,看刘颖挽着李林的胳膊他也上前挽着李林的另一只胳膊。
 
    李林心里这个爽啊,靠!这个世界里老子从前是个混蛋,这么个娇滴滴的小娘子不知道珍惜、爱护,摆摆便宜了老子,在二十一世纪也就是个懒屌丝,做梦也不敢想自己左拥右抱啊,虽然自己穿越没有像人家有貂蝉、蔡琰、大小乔的,可是有这么好的老婆也就不错的啦,如果那些美女都是你的你让人家吕布、孙策的脸往哪放,老子可没有非常牛逼的势力,人家把我弄死还不是想弄死一苍
    玉儿这么一拉倒吧还在拉着李林另一只胳膊的刘颖带的差点没站住,刘颖笑骂着“你这死丫头,越来越没规矩啦,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你!”
 
    刘颖这么一骂道把玉儿给下了一跳,玉儿拉着李林的手摇啊摇的,含情脉脉的看着李林,看的李林心里直痒痒,李林一笑把玉儿楼下怀里道“没事、没事,快走吧。”
 
    刘颖一见狠拍了一下李林的肩膀,“你呀,喜新厌旧,现在倒帮起小的欺负大的。”李林呵呵一乐。玉儿也是眯着小眼抿着嘴的了,还不敢了出声。

欢迎转载大发彩票手机app-大发彩票平台app的文章,请注明出处: 大发彩票手机app-大发彩票平台app » 在李林和刘颖面前她是越来越像李林的小老婆了

分享到

表个态吧 赞(0)